北极星

【顺星】惊了!这个dalao居然是个o!

【高亮】
  幼儿园文笔
  并不清楚abo设定的abo文(如果可以这样称呼)
  只有第12是整段的后勤(所以厚着脸皮打了后勤tag)

9

说起罗星的事,王牌狙击手非常骄傲的觉得自己是全舰上最有发言权的人。

(顾顺同志你冷静一下,你们只不过是之前在同一个训练营还碰巧分到了一间宿舍,并且非常不巧的是刚好多出来的两个人于是你们成了上下铺的兄弟罢了。)

10

在大家的极力怂恿之下,顾顺丝毫不顾罗星的劝阻,口若悬河地讲开了。虽然中途罗星几次想捂了顾顺的嘴,但是后者几次挡住了罗星的手,依然一意孤行。

那换个进攻策略,狙击手杠把子忍痛戳了两颗肉丸子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塞进了王牌狙击手的嘴里。顾顺倒是完全不在意,俩丸子,两口吞下去,完了跟没事儿人似的,继续给各位讲故事。

罗星盯着顾顺滚动着的喉结,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嗯今天食堂好不容易做了顿好的但是我用了两颗丸子妄图塞住这个傻子的嘴结果失败了,好气。

而且战友之间还要互帮互助和谐友好不能打架,更气。

11

顾顺讲着后半段故事的时候罗星已经放弃阻拦了,埋头一个劲儿刨着饭菜。

等发布会结束了,顾顺才心满意足的准备开始吃午餐。(毕竟食不言寝不语?)

瞟一眼罗星,哦别人已经吃完了。

身旁的人大概是察觉到了视线,轻巧的一蹬脚,连人和凳子一同向后移了半米,再潇洒地一拍筷子站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揽起王牌狙击手的腰,不付吹灰之力地把他扛到自己肩上,阴笑着大步走出食堂。

蛟一正副队连着小观察员一起看呆了。

提问:如果一个跟a差不多的o在体能充足的情况下和一个连饭都没吃饿得不行的a干架,谁会赢?

其实重点在于干架方式吧?

12

坐在门口的陆琛嚼着嘴里的白菜叶子,用手肘拐了拐庄羽,看着门外嘟囔着 “ 那边那个方向怕不是宿舍,习习你要不要去录像做个纪念什么的?”

庄羽这才从餐盘旁纷杂的导线里抬起头,仍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又调侃似的回了一句 “ 留纪念就不用了,倒是琛哥你当医生的,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难道不去指导下——”

“不我这只是理论知识,实践还比较少,考虑今晚丰富一下自己的实践经验。”陆琛拿筷子敲了敲庄羽的脑袋,似笑非笑。

随即,食堂里只剩下了庄羽的哀嚎。

13

你以为我会透露顾顺到底讲了什么嘛!不会的!我是个守口如瓶的人怎么可能这么没原则!



别看了!我不会写的!





真的!不用往下翻了!





放弃吧!退出去吃别家太太的粮!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我写的都是垃圾啊!请别往下翻了!我自己看了都嫌弃!


……

好吧就算你这么执着我也不会写的,但是如果以下段子引起您的任何不适,小生拒绝承担一切责任(日常不要脸)

14

要说训练营里最具有“攻击性”的alpha,顾顺是当之无愧了,倒不是对omega,只是这信息素是太有打仗的意思了——火药味的,光是闻着就觉得下一秒耳畔会炸响一片火光。

更不妙的是,顾顺从来没想过收敛一点自己的信息素。王牌狙击手就是招摇,还招摇的有底气。

行,这人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咯?于是顾顺到哪儿别人都退避三舍。

这种情况严重到最初督导员想着分宿舍的问题就头疼。

15

你问我最后怎么解决的?

督导员后来是费劲心思想着找个跟顾顺能力不相上下的人来压压他狂妄的气焰。面对繁杂的成绩表,灵光一闪,好的罗星就是你了。

(不过谁压谁还不一定啊。)

所以这原本应是四人一间的屋只住了顾顺罗星两个人。

优秀的人总是希望跟同类交往,罗星在顾顺眼里一直是个亦敌亦友的角色。靶场上是对手,私下里是队友。

16

罗星和顾顺成了舍友之后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只是两人之间多了种形影不离的意味。

别想多了,在他人看来两位就是活生生的一道语文赏析题:请赏析这段描写

答:这里运用了对比的修辞手法,写出了罗星的沉稳的性格,与顾顺张扬的性格形成鲜明对比,突出了罗星的成熟低调。

也许罗星知道自己的形象在别人眼里有多么光鲜亮丽。但是对他来说混在一群a中间蛮累的,尤其是有一个很过分的a还跟自己同宿舍,如果不能及时打抑制剂可能就玩完了。

不是我吹,还真发生了这种事。

17

某天当顾顺睁开眼,见着从薄窗帘透进来的晨曦时,就觉得今天不太对劲。

以往的日出可都是在训练场上看到的,只是没时间和精力欣赏。

因为这个时候的早晨必定是罗星晃着顾顺的床架叫他提前起来,紧接着就会拽着他出去跑步,当作热身。

王牌狙击手虽然是认罗星为朋友了(妥妥的单向),但是对戳破他美梦的人仍然不满,何况还是在深更半夜(简称起床气)

但是今天不同,睡到自然醒真的舒服,而且没到晨起的时间。

顾顺坐在上铺神了个懒腰,慢吞吞地滑到地上。

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微咸的味道,很淡。顾顺嗅到这味道霎时打了个激灵,像他这样从小让大海养起来的孩子,一闻就知道这气味,海风的味道。

但是稍微细品王牌狙击手立刻反应过来这好像是哪位o的信息素。但是没啥好担心的,反正打了抑制剂,劳资今天就是b。

18

顾顺在宿舍里兜着圈儿满世界吸气,挨到罗星床铺边上的时候这个气味到愈发的浓厚。顾顺附身凑近铺上那被裹得奇形怪状的被子,卖力地抽抽鼻子。

大概确认是谁了,有点意外。

皱着眉经过一番心理斗争,顾顺还是伸手推搡了一下被子里的罗星,于是罗星蒙住头的被子滑下来半截,露出一双泛红的的眼。

对方斜眼看了看顾顺,重新拉起被子。

等寻了个安逸的姿势,被子精开始呜呜囔囔的说话,顾顺站了许久也没听清,抬腿跪到被子精跟前,想也没想伸手一拽整的别人是原形毕露。

(顾顺顺这才多久你就遗忘了星哥是个o但你是个a啊?直接动手动脚了?)

这个不是重点,主要是现在两人的姿势非常尴尬。

狙击手杠把子(被逼得)蜷在墙根;王牌狙一手支在前者头边的墙上,一手撑在他的腰侧。至于面部距离,就是所谓的“不是要打架就是要接吻”。

顾顺愣了一下,抱着“不行这场面太香艳了,再待下去我估计把持不住。”的思想,借着取抑制剂的理由,夺门而逃。

于是当天两个人一起请了假。

19

缓过劲来的罗星抱着双臂斜倚在床架旁,看着顾顺,一言不发。顾顺被盯得心里发毛,老老实实地坐在凳子上。

(真是最怕空气一直这么尴尬。)

半晌,罗星像是思索了很久一般开了口,顾顺的背紧张地直了几分(所以你在紧张啥)

“我是o这件事,别跟别人说。”

话一出口顾顺的腰又塌下来半分,合着你酝酿半天是这事啊,还以为会是多严重的问题,吓死了。

顾顺笑了,露出两颗虎牙,起身跟罗星勾肩搭背,满口答应着保守秘密。

话虽如初,但是私底下倒是经常仗着自己是个a调戏别人。

于是两个人的关系变成了“我把你当兄弟,你却向上我。”

20

至于之前那次训练的事,所以可以象征性理解为,顾顺吃醋了。(我家星子天天跟一个a混一起别人我能开心???)

END?

(占tag致歉,一个说明)

我他娘的,可能大概似乎肯定,要食言了。
今天一天没碰上手机碰上网,好不容易蹭到个手机,只能用5分钟。
所以最近那篇顺星文可能要拖到明天了……
很抱歉,明明承诺今天更的……
而且写的东西略显仓促,想趁着晚上修仙再改一下,争取给各位一个更好的交代。

鞠躬

【顺星】惊了!这个dalao居然是个o!(设定篇)

趁着有时间悄咪咪码下设定,占tag致歉!【高亮】

海风味信息素 罗星o

火药味信息素 顾顺a

消毒水味信息素 陆琛a

向阳花味信息素 庄羽o

纸浆味信息素 徐宏b

墨水味信息素 杨锐a

奶油味信息素 李懂a

(脑洞产物,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嗷)

附件
《临沂舰十二大未解之谜》
1 蛟龙狙击手杠把子到底是o还是b

2 为什么石头和佟莉两位a能走在一起

3 为什么四队王牌狙击手没有接受过女孩子的情书

4 蛟一队长的菜地到底窝藏在哪里

5 蛟一副队长的大眼睛是如何保养的

6 食堂的菜为什么总是这么难吃

7 庄羽养的仙人掌能活多久

8 佟莉和庄羽到底是不是孪生兄弟(妹)

9 政委和舰长是不是住同一间宿舍

10 医务室里的消毒水味真的是蛟龙一队医疗兵的信息素?

11 为什么舰上会时不时离奇断电,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毁灭

12 为什么我们是海军陆战队却一直在海上飘而没怎么上过陆地???

(以上全是瞎编的)

【顺星】惊了!这位dalao居然是个o!

5
至于罗星星的性别是什么时候开始被怀疑的,那要追溯到挺久之前了。

“你明明是个o,装什么b啊。”

这是某次训练顾顺冲着罗星说的,当时蛟龙狙击手杠把子正给自家观察员演示,顾跩跩吊儿郎当地走到罗星身旁,看了看伏在地上的罗星和紧挨着他的李懂,冒出句一语双关的话。

那样不正经的顾顺说出那样不正经的话,在场的人也权当他故意调侃。毕竟蛟龙一队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四队狙击手顾顺和罗星可是公认的一对欢喜(划掉)冤家。

6
不过罗星的反应就在所有人意料之外了。

一向沉着稳重冷静靠谱护犊子(划掉)的罗星,黑着脸噌地站起身,差点没把手里的88式狙击枪砸在顾顺那迷倒千万少女的脸上,突如其来的杀气吓得小观察员连退好几步。

王牌狙击手满脸不屑地撇撇嘴,假意一个闪身顺势拐道回了宿舍。

罗星稍微平复了下心情,回头看见刚靠过来的兔子懂无辜而疑惑的眼神,摆摆手,重新蹲下瞄准了远处的靶子。

又是十环,没毛病。

7
后来再无人提及此事,于是这场风波也告一段落。

直到后来一次舰上没什么任务,当天中午大家在食堂吃饭唠嗑,才把身为“临沂舰十二大未解之谜”之首的问题解决——蛟龙狙击手杠把子到底是o还是b。

8
首先感谢对此疑问作出了无比详细回答的顾顺同志,你的光荣奉献将会被大家铭记在心的,所以你可以放心的去了。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们。我没有故意吊胃口,真没有,码字特别慢……而且最近有点忙所以14号一定会更的,非常抱歉啊……)

【顺星】惊了!这位dalao居然是个o!

【高亮】是的我是不要脸的过来希望有天使前辈传授一下abo的详细设定……有个信息素的脑洞但是写不出来就hen难过了……


以下开头有误的话还请多包涵和指点!
ok的话请继续嘿嘿

对了,开头的话顺子并没有出场……至于tag……还望诸位高抬贵手!



1
罗星是omega这事儿没几个人知道。

2
罗星的父亲对此是百思不得其解,罗家三代都是军人,怎么到罗星这代却是出了个omega。

不过倒也庆幸罗星争气,体能丝毫不输别人。遇上发情期要么打抑制剂要么闭门不见人,这才把自己性别的问题压下来。

后来呢,罗星继承父业参了军,实力超群又被选入主狙击手训练营,经一番历练有幸进入蛟龙一队。

3
临沂舰上也没几个人知道罗星是omega。

尽管军人基本上都是alpha,现代还是有不少beta能凭借实力脱颖而出,类似于徐宏。 至于o,除开后勤部的诸位,稍微“知名”点的o,就是蛟一的那位通讯兵了。别看是o,别人可是电子科大的高材生。

因此当初不少人认为罗星是beta,因为基本嗅不到这家伙的信息素。何况狙击手这样高风险的兵种应该不可能是omega,那就赌蛟龙狙击手杠把子是个B好了。

但是啊,各位都是打了抑制剂的人,到底谁是a谁是b或者是o也不得而知了,就靠瞎猜了呗。

4
而对于作为o的罗星来说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上边给他配的观察员,是个a。

乍一看没人会觉得李懂是a,这么软绵绵可爱得像兔子一样的观察员很明显是o或者b嘛!

但是人家偏不,人家就是一实实在在的alpha,真是日了狗了。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罗星自己觉得,这个b他装不动了。整天一alpha贴身跟着(等等没这么夸张),自己还天性所致地有护犊子的心理。罢了罢了,我家观察员我就算是个o也得把他护翅膀底下。

弱势群体o去护a你们见过吗?

反正我没有。

也许tbc……

这篇我我我就是码个设定写个开头之类的……虽然看过那么多abo文但是只知道信息素是气味……对abo设定一窍不通所以求求来个天使科普一下相关知识嗷

【琛羽/后勤组】泡面(是脑洞啦)

“庄羽,问你个事,如果你是碗泡面,你觉得自己会是什么味道的?”陆琛在床铺上枕着胳膊,手上哗哗地翻着医书,口气里透着漫不经心。

书桌前的庄羽反倒是放下螺丝刀,拧上电源,一本正经的开始思考。

“这个……有没有wifi味的泡面?”

“wifi味是个什么味咳。不过啊,既然你是泡面,那我能不能泡你?”医疗兵突然直起身子,正对上庄羽的视线。

单纯天真的通讯兵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

“那我当你默认咯——”

(陆琛今天拐到天线宝宝了吗?)

【顺星】关于某星的采访(日常脑洞)

“罗先生,我采访一下,您有没有觉得您的室友顾先生比较欠揍?”

“这倒没有,但是我觉得他比较欠操。”罗星轻描淡写地唑了口茶回答道。

哦等等这句话信息量略大。

“那我多问一句,您觉得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不能笑不能笑,憋住。

“……我收回前言,比起欠操顾顺可能要更欠揍一些。”

“请您正面回答问题。”

“艹。”

“就算骂脏话您也不能回避这个问题。”

“……因为每次都是老子让他。行了你能不能闭嘴,虽然老子是个狙击手但是端机枪突突你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罗星先生您已经快要把杯子捏碎了。
……
等等这背后突如其来的冷气是什么情况?!

依旧有感而发
“按道理说,子弹怎么可能触碰到星辰。”

(私心罗星tag)

算是个有感而发。

二刷的时候看着罗星是在“海鸟一号”直升机上中弹的;后来顾顺接替罗星好像是乘“海鸟一号”这个机型的直升机来的。
莫名其妙想到“Birth certificate.Death certificate.One pen.”

(但是海鸟一号好像是个代号来着,总之就是直升机机型比较相似,金鱼记忆的绝望。以及私心双狙tag。)

【后勤组/琛羽】无题(依旧脑洞)

『陆琛先生听说过有个软件可以看到身边的鬼吗?』

『没有,听起来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坐在陆琛对面的人把手机推到他面前。

『看,这里显示先生的医务室里有个鬼嘞,听起来还怪可怕的。』

『我是学医的,算个无神论者,这些都是骗人的吧?』陆琛寥寥几句搪塞了对方,用仅存的手把手机还回去,含蓄的下了逐客令。

原来你们看不到吗?

这个鬼,好像叫庄羽来着。

陆琛手边的通讯器电流声突然嘈杂起来,仿佛在抗议什么,但是随即又断路了。